【電影觀后感】心靈想要大聲呼喊-原來心才是最可怕的詛咒

1. 孤獨

以前好朋友攀哥給我推薦過這部動漫,不過,一直以來這樣那樣的原因,拖到現在才看。

我在看完這部動漫之后,能感覺到這部動漫所營造的孤獨,寂寥,平凡,感動,還有幸福,青春,純真,憂傷的韻味。

這部動漫讓我想起了我以前看過一些動漫,比如《言葉之庭》,《狼之子雨和雪》等等。

于是,思緒打開的我決定寫一些東西出來。

20150707123502_WFzNh.thumb.700_0

順是我們這部動漫電影的女主公。她長的清純可愛。但是她從來不說話,以至于大家都認為他是不會開口說化的人(也叫啞巴)

但是,事實其實不是這樣的,順受到了一個詛咒,一個來自于蛋的詛咒,這個詛咒在她很小的時候就被施加上了。不說話的順沒有朋友,上學自己一個人,放學自己一個人,吃飯自己一個人,回到家基本也是自己一個人。

順的媽媽是一個公司的推銷員(推銷保險),每天下班很晚,也很辛苦。

回到家的順每次都是黑著燈,躲在漆黑的屋子里發呆,屋子很大,在月光的籠罩下,卻越發顯得凄涼和孤獨。

一個人關著燈,躲在這漆黑的屋子里,會聽見外邊的車水馬龍,熙熙攘攘,行人過往,嬉戲玩耍。

但是熱鬧是他們的,順什么都沒有。

此時此刻,我不禁想起了,朱自清先生的荷塘月色,月光是一個很好的用具,每次他的出現都會跟悲愴,寂寥,孤獨,傷感這些詞匯掛鉤,古人也多以月光為題來借物抒情,表達自己心中的那份不安與惆悵。

月光如流水一般,靜靜地瀉在這一片葉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霧浮起在荷塘里。葉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過一樣;又像籠著輕紗的夢。雖然是滿月,天上卻有一層淡淡的云,所以不能朗照;但我以為這恰是到了好處——酣眠固不可少,小睡也別有風味的。月光是隔了樹照過來的,高處叢生的灌木,落下參差的斑駁的黑影,峭楞楞如鬼一般;彎彎的楊柳的稀疏的倩影,卻又像是畫在荷葉上。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勻;但光與影有著和諧的旋律,如梵婀玲上奏著的名曲。

荷塘的四面,遠遠近近,高高低低都是樹,而楊柳最多。這些樹將一片荷塘重重圍住;只在小路一旁,漏著幾段空隙,像是特為月光留下的。樹色一例是陰陰的,乍看像一團煙霧;但楊柳的豐姿⑽,便在煙霧里也辨得出。樹梢上隱隱約約的是一帶遠山,只有些大意罷了。樹縫里也漏著一兩點路燈光,沒精打采的,是渴睡人的眼。這時候最熱鬧的,要數樹上的蟬聲與水里的蛙聲;但熱鬧是它們的,我什么也沒有。

2. 不語

822f7258gw1er5avugdq6j211y0lct9w

順的媽媽和爸爸離婚了,在順非常小的時候。

那個時候,順還是一個憧憬和向往城堡,公主,王子的小女孩兒,他每次都會到城鎮里的城堡(實際上是一個情人旅館)那里去玩。

有一天,他突然碰見了爸爸從城堡里開車出來,她異常的興奮,順覺得爸爸就是王子。但是公主卻不是媽媽。

順把這件事說給了媽媽聽,媽媽知道了爸爸有了外遇。

過了幾天后,爸爸和媽媽離婚了

什么都不知情的順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知道自己好像是自己做錯了事情,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王子(爸爸)才離開了他和媽媽,順因為自己亂說話,亂言語,而傷害了別人。

媽媽:順,為什么你這么愛說話

爸爸:都是因為你愛亂說話阿,這一切不都是你的錯嗎

心靈受到重創的順,一個人跑到小山上哭泣。

順突然讓我想到了我的小時候。

我那時好像也是這樣的。

我小的時候做一些事情被父母罵,我覺得他們都不理解我,完全不懂我的心思。我也不想跟他們說話。

我就會跑出家,自己一個人找一個沒人的地方去,胡思亂想或者生悶氣,或者干脆就那么傻呆著,直到爸爸媽媽在喊我回家的時候,我才又起身回去。

一個人看些東西或者想些東西心情會慢慢的會平靜下來。

順,在那里遇到了一個會說話的精靈,他長的是一個蛋的模樣。

那個精靈看順這么痛苦,于是,就說

我在你的嘴上做個拉鏈,這樣你就不能說話了

從那個時候起,順便不能說話了。因為她一說話,肚子就會疼。她被蛋詛咒了。

3. 觸碰

rm8avnxl

升至高中二年級的順,在一次偶然的機會邂逅了坂上(一個帥氣陽光的男生)

其實原因是

順所在班級的班主任被任命為“地域溝通交流會”的實行委員。一同受到任命的還有班里的幾名同學,包括順和坂上,但是這些人卻是平日里完全沒有任何交集的學生。

一是沒有任何干勁

二是覺得完全行不通

所以,對這次的交流會大家基本都是相互推辭不接受認命的。

順,是最無法接受的,因為她根本就不能說話。

終于

破天荒的喊了一句。。。

就直奔向廁所去了

在回來的途中順看見坂上在拉手風琴,

那首曲子,那首曲子是她最熟悉的

就這樣順和坂上開始慢慢的接觸了,

在這接觸的日子里,坂上慢慢的知道了順的生活和經歷。也慢慢地理解了順。

他們之間通過短信的方式進行交流。

順的內心也在被坂上慢慢的治愈著。

有些話說出來(發短信),感覺舒服多了

順開始這么想了。

4. 伙伴

這次的交流會為音樂劇

之所以定位音樂劇是因為順不能說話,但是唱歌好象就沒問題(沒詛咒)。

這項提議遭受到了大家的反對,因為音樂劇難度非常高,而且劇本和音樂什么的都要獨立創作和完成(原創),舞臺,燈光,設計什么的要求很多,條件也很多,所以大家一聽到音樂劇,似乎一下子沒什么信心了。

但是,知道真相的坂上還有之后和順慢慢接觸并對順心存感激的田崎和菜月力排眾議,鼓勵大家。調動了現場的氣氛。

看見有個人這么努力,你便忍不住的想去幫她

大家摩拳擦掌,躍躍欲試,要辦就認真些,就把這次交流會辦的漂亮一些。

站在一旁的班主任也表示很欣慰。

就這樣,大家都在為著一個共同的目標:交流會,而努力著

順把自己的經歷寫成了劇本,和坂上,菜月,田崎他們一起演練和作曲。

非常非常非常的用功。

大家能夠清楚的感覺出來,順在改變著,她開始變得敞開心扉了。

順也感覺很幸福,因為這十幾年來,她都是這么孤孤單單的生活著,現在,有這么多的人在和她交流,和她一起努力做事情,她的孤獨和寂寥也開始慢慢的溶解了。

5. 落幕

青春的時期自然也有青春的煩惱。

順和坂上的感覺一直都隱隱晦晦,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順聽到了坂上和菜月的談話。

一直把坂上當做王子的順,心理很疼。

她沖著哭著著跑了出去。

蛋的詛咒似乎應驗了。

無論到了哪里,順一直都是被別人討厭的存在

第二天的交流會上,順沒有來。

坂上在情人旅館(那個王子和公主的城堡,不過現在已作廢了)找到了失魂丟魄,兩眼無光的順。

結束了,一切都結束了,蛋碎了,王子也沒了,我不論到了那里都會被討厭

順哭泣著說道。

站在一旁的坂上不知道說什么為好,他就這樣的看著順,聽順聲嘶力竭的對他咆哮,對他嘶吼。

因為他知道,那個詛咒已經不存在了

順可以說話了。

其實原來,一直都是沒有詛咒的。

詛咒這種東西是不存在的。

說話的詛咒是我自己內心給自己加上的。

是我自己心靈給自己上了一把鎖,我自己把自己封閉了起來

那個精靈蛋就是我

順和坂上一起回來了。

在交流會的舞臺上,順那難以掩飾的內心真情而又樸素的唱出了自己的經歷,也唱出了那美到窒息的天籟

歌曲:我的聲音

原來,順的聲音是如此的空靈,如此的動聽。

那一刻,我知道電影結束了。

順會開心的活下去,雖會遇見煩惱,遇見不開心

但她已經不是一個人了,他會堅強的走下去

3b292df5e0fe99258809021333a85edf8db1716f

任 江風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